大蒜之乡。蒜薹收获季节。

251省道两侧,黄滩桥南北,“蒜业有限公司”一家连着一家,绵延数十里。前面园地都有摊位,摆着磅秤,立着大牌子,贴着红纸,写着“收蒜苔”和价钱。

早上,卖蒜薹的人稀稀拉拉。

一摊位,儿子正在做着准备工作。

合伙人骑着电动车来了。拿出车篮里的红纸、毛笔和墨水瓶。

儿子:“你写。”

合伙人:“你写。”

儿子:“咱俩都不会写。”

合伙人:“那叫你爸写。”

儿子:“他还要去上课呢。”

合伙人顿了一下,朝远处望去,惊喜,一指,“那不是,来了!”

爸爸正沿途旅行,拎着个手提袋,迈着方步,透过镜片啤酒瓶底样的近视眼镜,注视着每个摊位的牌子,一脸的严肃,轻视,撇着嘴。

有人开顽笑地不无挖苦地打招呼:“黄‘校长’,视察啊。”

一块儿的伙计反拍巴掌:“迎接,迎接。”

“最高的轻视是无言,而且连眼珠也不转过去。”他置若罔闻,听而不闻,自顾走着,看着。

来到儿子摊位。

合伙人:“正等着你呢。”

爸爸一看,红纸铺在老板桌上,墨水瓶盖打开,毛笔摘了笔帽。

于是,他二话没说,放下手提袋,四平八稳慢条斯理地,提起笔,蘸了蘸墨汁,郑重其事庄重神圣地,写道:收蒜薹 X X 元 / 斤。一笔一画,横平竖直,方方正正,正经典雅的楷书,大方大气。

儿子瞅着,“爸,你怎么跟人家写的不一样?”

合伙人指着“薹”:“是啊,这是个什么字?笔画弄么稠!”

爸爸正想宣泄,鄙夷而愤慨地:“都是――全都是――冬烘――白字先生!”

“……”儿子一脸的疑惑。

“……”合伙人一脸的疑惑。

爸爸在纸的下方,空余处,写上“苔”,边注音边讲:“这个字,两个读音,两种用法:tāi 舌苔;tái 绿苔,苔藓。‘蒜苔’怎么读?怎么讲?莫名其妙!乱弹琴!”

“……”儿子越发疑惑。

“……”合伙人越发疑惑。

爸爸指着他写的“蒜薹”,加重语气:“应该这样写!”忽放下笔,从手提袋里掏出词典,又大又厚又重,砖似的。翻到某一页,指着,“看看,‘蒜薹 suàn tái 蒜的花茎,嫩时可食用。’……‘薹’不能简化成‘苔’!”越发义正词严,慷慨激昂,像是在课堂上给学生授课。

讲完,“啪”地合上词典,装袋里,拎起走了。

儿子和合伙人望着他扬长而去的背影,方步更方,不置可否,笑笑,遂粘在牌子上。

准备就绪,两人坐下,最先营业。

随着日头升高,卖蒜薹的人越来越多,车来车往,络绎不绝,熙熙攘攘。

,

欧博APP下载

欢迎进入欧博APP下载(Allbet Game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Allbet Gaming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阳光在线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欧博app下载:拍案惊奇:抠字眼儿先生 | 黄清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联博开奖网:空间虐汉兰达,顶配不到14万?吉祥豪越上市,到底值不值的买?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